药香满山坡(遇见)

药香满山坡(遇见)
图片来历:印象我国  推开车门,一股初夏的山野气味扑面而来,湿润,新鲜。猛吸一口,有淡淡的花香。放眼望去,石磡砌成的梯地,层层叠叠,从山脚到山顶。除了褐色的石磡如墨痕,漫山尽是翠绿,如同这从山坡流动下来的阳光也是绿色的。  “药姑山上百药全,只缺甘草与黄连。黄连苦了半世人,没得甘草水不甜!”从山坡上流动下来的,还有飘渺的山歌,直漫过心田。  村主任小戴指着半山腰上采摘金银花的人说:“唱山歌的老汉便是戴日光,是咱詹桥镇余湾村的建档立卡户。”药姑山,是湖南与湖北的界山,有着“天然药库”的美誉。余湾,地处药姑山内地,是湖南的一个贫困村。  我一听,立马来了劲,早就传闻过戴日光的传奇故事,今天居然真的就碰上了。戴日光本年六十八岁,传闻知道三百多种草药。山里人有个蛇虫咬伤,头疼发热,他都会找到适宜的草药,手到病除。  咱们沿着梯地间的小径,循着山歌回旋扭转而上。山有些陡,攀在麻石铺设的石级上,腿已酸胀,背上也渗出微汗,但手扶一把爬满青苔的石头,身心又一下子沁凉起来。石缝里钻出绿莹莹的芭茅与蕨菜,一丘丘梯地弯弯曲曲地向两头扩展。地里的药苗正繁荣地成长。山风拂过来,黄精、白芨、虎杖、射干、金银花,在风中摇曳,身姿曼妙。  小戴说,这一丘丘梯地都是老辈人留下的,曾经梯地里种的都是苞谷与红薯。早些年,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外出务工,这些梯地就抛了荒,雨后春笋全长满了一丈多深的芭茅与荆棘。前年,村里招商引资五百多万元,流通土地一千多亩,并依托湖南、云南两家药业公司,成立了农林开发公司和中药材栽培专业合作社,采纳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的方式,将这些荒地悉数种上中药材。  黄精与虎杖我是知道的。这是湘北山地常见的东西,特别是虎杖,田头地边,山野沟谷,一片片,一蓬蓬。没想到,现在居然成了赚钱的好东西。  “今天又摘了很多金银花哟?”爬到半山腰,小戴扯起喉咙喊道。见有人招待,戴日光停下嘴中的山歌,放下手中的活儿,直起腰,扭身答道:“不多不多,才采半箩!”  戴日光一传闻咱们是来了解野生药材栽培的,脸上笑开了花,一手叉腰,一手向山坡一挥,满足地说:“这山上,满是药!仅仅很多人不认得!这是句句阳(黄精),这是酸蒌根(虎杖),看,你脚下踩的那草,是白花蛇舌草,治蛇伤的药!”我见他说得神乎其神,顺手从石缝里扯一把草问他:“您说,这是什么药?”戴日光笑道:“这是井栏草,又名凤尾蕨,用来治痢疾,止泻的。”戴日光公然是一个识药高手,我对他心服口服。  戴日光又说,这半边山的梯地,共有两百多亩,悉数流通给了农林公司,现在都种上了黄精、虎杖、金银花等药材。这些药种,都是他带着村里一些未出门务工的白叟与妇女们从山里挖来的,质量有确保。  “现在是自己种药,仍是帮公司做工呢?”  “也做工,自己也种黄精,闲时还到山里挖些药种药材卖给公司。”  “那一年能挣不少钱吧?”  戴日光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像我这样的半劳力,以往全赖政府救助,总觉得脸上无光。从前年起,靠自己每年也能挣不少钱,心里舒坦啊。”  戴日光如同对自己还不满足,说:“上一年湾里吴家坡的天龙,传闻挣了三万多,这真是个致富的好门道啊!”  小戴告诉我,余湾村的地舆和气候条件十分合适中药材的栽培,但规模化栽培才刚刚起步。假如按这条路子走下去,乡民们彻底不必外出务工,在家门口就可以奔小康了。  戴日光忙抢过话把子:“本年村里很多后生家都已留在湾里跟我学种药材啦!”  小戴笑道:“戴日光,那你学徒这么多,酒可有得喝喽!”  戴日光有些腼腆,又有些满足地哈哈一笑,如同春风拂过山坡。  公然,又起风了,金银花的幽香在山坡上流动,阳雀子的叫声从花丛中飞来,声声清脆悦耳。咱们沿着石级说说笑笑下山,山坡上再次响起透亮的山歌:“药姑山上百药全,只缺甘草与黄连。没得甘草没关系,山里的日子比蜜甜!”  我回望梯地,戴日光早已融进了漫山的药香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